查看更多:校园文学

  那天是XX中学高中部新生报到的日子,一大早校园里便陆续来了好多新同学。高二一班的齐永从教室里出来,远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,挤进了正在看榜的人群里,他顾不上去卫生间便来到新生报到处,站在人群外面逡巡着,想从中再次找到刚刚看到的影子,他怀疑是早年邻居家的女孩小海。人太多,阻挡了他的视线,心里想着:或许是自己神经过敏呢,正要转身离去,旁边一个女孩大喊着:“程毅然,帮我看看我在几班呀?”公告栏跟前一个女孩回过头来:“看好了,我在三班,你在四班!”那个叫程毅然的女孩奋力挤身往外出,手不时地抹一把额上的汗。齐永的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,真的是她!

  他想也没多想就赶上前去一把拽住刚刚从人群中出来的程毅然:“小海,真的是你吗?不是我看花眼了吧?”

  程毅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,继而眯起眼睛默默端详了齐永好大一会儿,怯生生地说:“你不会是青青哥哥吧?”

  “怎么不会呢?我就是你青青哥哥!”

  “你也在这所学校?你应该上高二了吧?”

  “是啊,我在高二一班,我们昨天就开学了。这下好了,终于又见到你了!我马上上课了,以后找时间我们好好聊聊!你在三班?你现在的名字叫程毅然吗?”

  “是呀,等你有空来找我呀!”

  … …

  意外地遇到齐永,程毅然又想起小时候许许多多的趣事。那是在她真正的老家,郊外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,一条小河蜿蜒着从村子正中由南向北穿过,然后汇集到流经这座城市的白浪河里。那时候雨水很丰沛,河水常年欢快地流动,很清澈,小鱼小虾游来游去,那条没有名字的小河也就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园,夏季玩水冬季滑冰,曾经演绎了多少趣闻逸事!程毅然和邻居家比她大一岁的齐永哥哥,经常一起在河里捉鱼虾、溜冰车。后来,因为父亲病逝,妈妈带着她离开了那个村子。上中学以后因为学习比较紧张很少再回去看看,即使偶尔回去一次也没见到过齐永,至少也得有三、四年没见了吧?

  齐永的乳名叫青青,那时的程毅然叫小海,名字已经叫顺口了,都这么大了见了面仍然改不了,其实名字也只是个符号而已,能分得出是谁就可以,叫什么都无所谓的。程毅然一边想着一边找到挂着高一.三班门牌的教室里,已经有十几个同学就座,班主任赵老师站在讲台上,看毅然进来就问道:“姓名?”“程毅然。”老师在花名册上划了下说:“随便找个地方先坐下吧!”

  毅然拣了最后排一个角落坐下,没心思去看看是否有初中的同班同学,满脑子就想童年的往事,以至于老师点名也没听到,结果高中阶段的第一天就挨了一顿批评,给全班同学和班主任赵老师留下了一个无比深刻的印象,成了全班第一个“公众人物”。

  这一切都是拜齐永所赐,但这才仅仅是一个开端,以后的整个高中阶段,程毅然挨的批评几乎都跟齐永有关联。

  大约是在开学一个月后的一个下午,刚刚下第七节课,程毅然就看到齐永拎着一个大网兜站在她们班门外,她急奔出教室,齐永举起手里的东西说:“我妈让我哥送来的,这些是给你的,玉米还热呢,趁热吃吧!”

  “我总不能在教室里吃啊?”

  “那好,我们到操场那边去,正好可以边吃边说话。”

  于是他们俩来到操场边的一个篮球架下,程毅然用手指把掰下的玉米粒一个个往嘴里送,好象是怕吃快了有些暴殄天物之嫌,或者有些许的不好意思,反正看上去很淑女的味道。齐永一边看程毅然吃玉米,一边说他们班的趣闻逸事,说着说着他们俩抑制不住大笑起来,给高一上体育的刘老师在操场打球,听到笑声往这边望了一会,什么都没说,只是摇了摇头,可这动作还是被他们俩看的很仔细,当时都没有预感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,但程毅然吃玉米的兴致忽然就消失了,对齐永说:“走吧,吃过饭还得上晚自习呢!”说完他们各自回宿舍拿餐具吃饭去了。

  晚自习前的预铃还没响,程毅然进教室还没坐稳,班主任赵老师就紧随其后叫她:“程毅然同学,出来一下!”

  毅然的头“嗡”的一声,心想:坏了,肯定是刘老师告状了,下午班会刚刚强调了不准早恋,老师一定是以为跟齐永谈恋爱呢!不管怎么样,身正不怕影子斜,反正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都没做,能把我怎么样呢!

  “程毅然,知道我叫你出来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  “不知道!”

  “真不知道?甭跟我打马虎眼,刘老师可什么都告诉我了,你行啊,刚刚入校就招惹上高年级的男生,而且还是全校最惹人注目的齐永!下午我讲的话你当耳旁风了?!”

  那时,齐永一米七四的个头,肩宽背阔腰杆挺拔,浓眉大眼英俊潇洒,打得一手好篮球,学习出类拔萃,在学校算得上是顶尖级的人物,也可能是众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吧,但对程毅然来说,齐永只是她的青青哥哥,小时候的玩伴而已,听赵老师的意思,她觉得真是百口难辩,程毅然的倔强脾气立马就上来了:“对不起,我不想解释,但老师说话得有根据!”

  说完,程毅然转身进教室去了,赵老师立在原地愣了半天神,还是把程毅然揪到办公室要她写检查,为此,检查一连写了四遍才好不容易过关。但从此程毅然拒绝上体育课,事情越闹越大,最后闹到校长那儿去,校长全面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单独找程毅然谈了一次话,代表学校向她道歉,结果弄的她无话可说,但心里对老师的成见无法消除,要求转班,最后班没转成把体育老师给换了。但从此见了齐永就躲,再也没有跟他说话的热情了。

  那年齐永在高考中发挥失利,虽过了专科录取线可因志愿没报好还是上了中专----省银行学校,想想家里也不是太富裕,也就没再复读考大学。

  程毅然上了高二后,班主任换成了徐老师。徐老师对程毅然很器重,委任她当了班长,可对她来说简直套了枷锁一般,本来自由散漫的个性也突然受到了禁锢,但是从此,她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,后来顺利通过高考这根独木桥还真得感激徐老师,就如悟空终于修成了正果得感激观音菩萨一样。

  上了中专的齐永经常给程毅然写信,虽然内容很健康,但影响也怎么不好。有一次教体育的那刘老师在收发室取走了毅然的信,到徐老师面前说尽了谗言,可徐老师跟赵老师不一样,他先是拿着信跟程毅然语重心长地谈利害,然后把信完整地交到毅然手里,说:“我不会看错你的,也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些关系,学习要紧啊,努力吧!”

  程毅然就听不得别人说顺耳的话,面对徐老师就把自己跟齐永的“渊源”和盘托出,徐老师成了毅然真正的良师益友。上大学以及工作后,每年毅然都会抽时间去看望徐老师,这是后话。

  从齐永的字里行间,程毅然也多多少少能读出些端倪,但她假装什么都不懂,总是没心没肺地胡扯一通,这种状况直到她考上大学。虽然跟齐永的学校在同一座城市,但由于齐永的突然自卑他们俩的关系渐渐冷却,直到各自都工作,成了家,有了孩子,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他们俩重新走到了一起。

  作者:依然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下载此资讯:你是我今生永远的牵挂(一).docx

相关信息:

你是我今生永远的牵挂(二)

  那是十多年前春节后的一天,程毅然的婆婆突发心肌梗塞住进了医院,全家人都在病房外的走廊上等待医生的抢救,面临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对仍处在过年喜悦中的一家人来说真有些不知所措。四岁的女儿吵着要奶奶,程毅...(查看全文

青春,我们不要孤单

  青春,我们不要孤单  青春,我们不要孤单  即是青春是一枝娇艳的花儿,但我明白,一枝独秀永远不是春天,春天是万紫千红的世界。  即使青春是一棵大地伟岸的树,但是我明白一颗独秀永远不挺拔。成行成排的...(查看全文

武汉大学一名老师两肾彻底坏死 跪着讲课(图)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大学英语部教师余功茂,是一名跪着讲课的老师。  因患多囊肾病,每周三天,他都要做透析,同时还带着两个班8节课。讲台下近百名学生不会想到,这位瘦削...(查看全文

大学生爱回家其实不奇怪

自出生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被贴上了所谓“90后”的标签——特立独行、我行我素,甚至有些人会误以为90后大学生连过年都不愿意回家。但近日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起的“寒假学生党出行top10”投票调查数据...(查看全文

“敕封”高考状元唱的是哪出戏?

  7月25日,2015年全国高考状元敕封典礼在山西晋城举行。来自甘肃等7省的10名高考状元身穿状元服,肩批大红花,骑着高头大马进入广场,“康熙皇帝”敕封他们为“第一甲状元赐进士及第”,每人赏“诏书”等物。随后...(查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