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更多:校园文学

  萝岗有香雪

  作者:源河

  想到美的地方,或许我会说那里是盛开着红木棉的烟雨韩江之滨,无论是枝头上的木棉花还是落在绿茵上,朵朵都令人心醉;或许我也会说那是夕阳西下的开平自力村,看着那走地鹅悠闲、呆头呆脑的模样,仿若时间在喧嚣中倒流;再想想,或许还有萝岗的香雪,“千里梅花浑似雪,萝岗香雪映朝阳”,那是一处美得让人停下来思考的地方。

  知道萝岗有香雪完全是一个意外。那天路过萝岗,忽然想到友人说过以前萝岗以梅花闻名于羊城,不妨前去看看。即兴而为,便来看看了。

  远远的便看见了园门了,是一道歇山式屋顶门坊,并有门联云:萝岗拥玉岩有夏木疑秋晴泉散雨,香雪沿幽径探湛公书匾郭老题诗。上联道尽了此园美景,下联点明了历史文化底蕴。单凭此联,细细品读,便使人兴趣油然。

  刚穿过了门坊,我远远便望见了山腰下那一抹素白,延绵起伏,仿佛是青山的腰带,倒影在湖光之中。我想那便是香雪的样子。香雪林的上方恰好是一条高速公路,时时有车飞驰而过。或许在这一瞬间,车上的旅客会不会倏忽之间有一种来到《雪国》的恍惚:

  “穿过县道长长的隧道,便是雪国。”

  梅林下方是一片枯黄的草地,但也有几片地方也还青绿着,也有几块地方早就秃,像是被人踩烂的绿地毯,但是一点儿也不会招你的嫌弃。紧挨着草地,便是人工湖,湖边错落地分布着水杉。红色的杉叶和枝干,回应着青山、白梅与绿茵,在湖面的波光粼粼里交相辉映,总令我想到了宁静、和谐与不舍。

  我坐在湖边或躺或立的山石上,有的表面光滑映衬着阳光,有的坑坑洼洼略带湿漉,背对着这湖光山色,回望山边的素白,凝望那素白中不断走走停停的游人。

  我想到了郭老的诗,“岭南无雪何称雪,雪本无香也说香”。虽然“从此甘作岭南人”,但是岭南无雪,未曾见雪一直是我的遗憾。古人用“香雪”一词形容梅花,多少也有种慰藉之意。特别地调和了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彼此的未尽之意。

  萝岗有香雪,其实大有来头,曾入选为羊城八景之一,便可见其如何备受推崇。据闻,萝岗种青梅源于宋代,那是青梅是非常优良的经济作物,所以白色梅花延绵里,蔚为大观,“萝岗香雪”因此得名。可惜后来经济同样战胜了文化。到了上世纪80年代,“十里梅花”虫害频发,加之“萝岗香橙”效益大增,当地村民在经济效益驱动下纷纷砍掉青梅。自此,香雪也就烟消云陨。今日之所见,也是后来开发萝岗补种的。

  想不到在小小一方香雪里,也是一个经济与文化博弈的故事。现在门口又密密麻麻摆满了摊档,特别是当地村民把自己种的有机蔬菜和特色土特产也摆出来卖。到了最后,文化与经济是谁都离不开谁的。

  再往右边走,便入了一处小径。径道上筑有一亭,名叫清风亭。一群老人家在玩毽子。看他们那灵活的身手,个个生龙活虎之态,看来我称之为“老人家“确也不妥当。我想这就是老有所乐的写照吧。城里的老人在现在还是比较幸运的。生活在农村的老人家哪有什么公园可以逛啊,以前唯一的乐趣就是带孙儿,现在儿子都不留在老家还哪里来有孙儿,去无所可去,逛无所可逛。常常看见一个个老人在自家门口一坐就是一天时光,日子恍恍惚惚,人久了也变得恍恍惚惚。

  右边是一排白梅,都说梅花是暗香,此话一点也不假。别看这里梅林成片,但是边走边看是闻不到梅香的。要闻得梅香,还须得停下来,细细地品闻,才觉察到这空气中确实存在一点点不同的味道。倘若是心急,直接耷拉一枝凑到鼻尖,也不见得就闻得到。暗香盈袖,莫道不消魂。这在与不在之间,这得与失之间,很像我们自己也很像我们周遭的很多事物。或许,此时安静做一个赏花人,不问花落归何处是最好的。

  右边同时也载了一排桂花,一阵清风佛过,桂花之香沁人心脾,仿佛这阵清风如水般把梅香洗去。难怪此亭为清风亭,恍悟恍悟。

  踏入湖中石径,深入万株梅林中。不问蓝天何处去,但愿从此香雪在。抬头一看,真是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。片片白瓣水嫩欲滴,朵朵舒展怒放枝头,中间黄色的花蕊正欣然接送一只只勤劳蜜蜂的拜访,不问它们是否敲了这家又去瞧那家。梅花就像一个女孩,一朵一朵看仿佛姿态万千。梅花又是一个信使,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说的便是如此。梅花更是代表着一种坚韧的品质。香从苦寒来,敢在寒冬腊月万木枯寂时开放的花,谁敢瞧不起她。

  在这梅海深处,便有一处书院,书院之主也恰有如梅花之经历。弃政从文,屡遭否定与质疑,几番曲折

[1] [2] 下一页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下载此资讯:萝岗有香雪.docx

相关信息:

补上“逆商教育”这一课

■杨国营   曾经,称赞一个人优秀,大家喜欢用“智商高”;后来,“情商高”开始流行,甚至有人认为情商比智商更重要;再后来,财商、德商等概念又逐渐兴起……但还有一种重要的“商”,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...(查看全文

梅花不老青山在

本报实习生 苏亮月 绘   ■王伟   她之于教育,尤如梅花抱雪;她之于学生,仿佛春晖蕴绿。她是将届鲐背之年的新中国第一批特级教师、史家胡同小学前副校长张效梅。   在金秋之际,我们带着全体史家人的祝福...(查看全文

失踪小驴友的尸体终找到 距发现头骨处约100米

据称,找到小温剩余骸骨的地方,是梅花潭上游距离100米的地方。  记者采访过温爸爸多次,他说,从6月23日小温失踪后,他几乎都在山上度过,梅花潭上游和徐某说的出事地点,一直是温爸爸搜寻的重点。  找到小温骨...(查看全文

让音乐与美术一起串个门

  弹钢琴的孩子非常坐不住,注意力和兴趣短暂,给他们画画是个非常好的办法。冰泉老师会在孩子弹好的乐谱上画一朵玫瑰,孩子比得100分要兴奋得多。下次弹好了,就是一朵梅花,下次是水仙花,下次是荷花……无穷无尽...(查看全文

幼儿园生存磨难课 两三岁孩子踩碎石过梅花桩

赤脚过碎石。走过摇晃的吊杆。小心翼翼地爬竹杠。  赤足踩碎石、晨练时需要过“梅花桩”、俯身贴地穿越水管、轻舒猿臂通过悬挂在半空中的吊臂、寒冬冷水浴……上述情景不是出现在特种部队的训练营中,而是佛山一所...(查看全文